凛冬将至

世家公子
端方雅正的含光君和丰神俊朗的江氏首徒
搞gay了!耶!
蛤蛤蛤其实两张本来都是P1的墨水写的,P2的颜色是我p的蛤蛤蛤,私心觉得汪叽蓝色羡羡红色配一脸!😘
嘻嘻嘻,这儿是个羡吹!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儿!

【忘羡】《扬州鹤》(大修 · 集合)

就是今天下午我给你讲的那个!可好看了! @翛乐散人

泠依惜:

射日之征背景 · 忘羡




第一次写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经验不足,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但因为真的非常喜欢这一篇,听了凝香的意见,进行了大修。重写了中间部分的剧情,其他地方也有捉虫~ 


已经全部修改上传完毕,做个整合=-=















应该不会有番外了,不过有别的惊喜=v=


 

【忘羡】无羡 13 (完)

泠依惜:

人生百转,世事无羡。




不那么正经的高中生现代AU。


部分设定出自东野圭吾《时生》,有修改。HE,贼狗血。




前文指路:          十一 十二






实验桌前坐着一个青年。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实验服,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显微镜中呈现出的图像,指节修长的右手握着一支笔,时不时记录些什么。


叩叩叩。


门被敲响了三下。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门的方向,说道:“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姑娘,也穿着一身白大褂,看见他时,脸上露出了了然的微笑:“蓝学长,你果然在这里。”


蓝忘机点点头:“有什么事?”


姑娘把手里的一沓资料递给他:“这是金主任托我转交给你的,说是最新的实验成果,应该能派上用场。”


蓝忘机道了谢,起身接过。看着他又要坐回到实验桌前,那姑娘忍不住出声提醒:“两点还有课呢。”


蓝忘机道:“我记得的,谢谢。”


将显微镜中的结果全数记录下来后,蓝忘机打开了刚才送来的那份文件。


金光瑶送来的打印资料之前就已经在电脑上传过一份给他,这次还额外加了些手写的批注,红笔黑笔圈划分明,看得出也是十分上心。


蓝忘机在电脑上给对方回了句“多谢”,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把资料收进文件夹里,离开了实验室。


他脱下卫生口罩和实验服,回到自己的单人宿舍,换上一件整洁的西装衬衫,站在半身镜前打领带。


镜子中映出他身后的橱柜,一排专业书籍二排文件夹,第三排全是奖杯奖状,就像他摆在家里的那样。


——只是这次,再没有什么奥数书法了,清一色全是实验数据和医学论文。


当年,他没有接受家里让他远赴B市一所著名大学深造的建议,而是选择留在M市,读了当地的一本大学。


总体而言,M大在全国范围内表现并不很出彩,对蓝忘机而言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但M大最出名的恰恰是医学院,同时与金光瑶所在的医院颇有渊源,他经过慎重考虑,还是决定留下。


自踏入校门以来,时间如白驹匆匆过隙,恍惚已快十年。


他在金光瑶的帮助下成立了格雷戈里综合征科研小组,目前在M大研读博士,同时担任课程助教。


教授已年过半百,对蓝忘机这个得意学生颇为喜欢。不仅让他帮忙代课,还给他的研究项目提供了许多帮助。


蓝忘机在镜前端端整整地系好了领带,又走到桌前整理教案。谁知,手刚触到桌面,原本紧闭的窗户一下子毫无预兆地被风吹开,桌上的纸张呼啦啦地散落一地。


蓝忘机顿时愣在了原地。


风从窗口吹进来,把那些纸张越吹越远,他却还怔怔地立着不动,完全没有去捡的意思。


他望着窗口,喃喃地问:“魏婴,是你吗。”


飘动的窗帘渐渐静止下来。凝固的空气中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蓝忘机平复了一下心情,走上前去关了窗,捡起了地上乱七八糟的纸张。再抬起头时,神色已经冷静如常。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魏无羡了。


当年魏无羡在医院的病床上留下那些话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鼻翼还在开合呼吸,心脏也还在跳动,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


可那终究只是表象。在蓝忘机迈进大学校园后的某一天,屏幕上的心电图忽然就归零了。


当晚,蓝忘机梦到了魏无羡。


蓝忘机一直怀疑那或许不是一个梦——没有哪个梦能这么清晰,让他醒来后还清楚地记得一切。


他梦见魏无羡笑着跟他打招呼,跟他聊天,说了许多许多的事,仿佛要把这落下的大半年全都补回来。


魏无羡说起高中的事,初中的事,小学的事,还说了很多他父母的事。


他坐在蓝忘机的床边,小腿前后晃动,目光笑吟吟地望着窗外,说:“蓝湛,你说奇不奇怪,我妈妈去世后不久,我就做了个与她有关的梦。醒来时就看到她站在我身边。”


他抬手比划了一下:“虽然是鬼,但就像个真正的人一样。”


然后蓝忘机就醒了。


他迫不及待地去看床头,却没有看到期望看见的人——鬼也没有——哪怕在那之后他也没变得像魏无羡以前那样,能看见些“不干净”的东西。


可还是会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


明明没有风,他的衣角却向上飘起,仿佛被谁牵住了一样。


他端起手边的玻璃杯,看见杯口一圈细细的水渍,似乎被谁捷足先登喝了一口一样。


桌上出现了几朵桃花,娇嫩得像是刚刚从枝头摘下来。可M大的校园里,连半棵桃花树也没有。


蓝忘机隔着空气握住了那只看不见的手,抿着杯口的水渍喝水,把桌上的桃花夹进书里,小心地保存起来。


就像是拉住了他,吻上了他,将他的心意一点一点尽数收好。


魏无羡时不时地光顾他的梦,永远都是十八岁时最风华正茂的模样。他抬手去比蓝忘机的身高,嘟起嘴巴抱怨“你怎么好像又高了。”


他去翻蓝忘机柜子上的书,凑上前看蓝忘机写的论文,一本正经地指着某一处地方告诉他,“其实感觉不是这样的。”


每当这时蓝忘机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从未失去他。


然而,从某一天开始,蓝忘机忽然就梦不到他了。


最后一场梦里,魏无羡满眼兴奋地跟他说:“蓝湛,你等我!我这就去找你!”


蓝忘机想要拉住他问个明白,可是用力一伸手,他就醒了。


那之后,魏无羡再也没有出现过。


蓝忘机把教案收进文件包里,拉上窗帘,走出了房间。


 


新学期,教室里多了几个转专业过来的学生。蓝忘机按着花名册挨个点名。由于是第一节,蓝忘机助教又是出了名的比教授本人管得还严,所以虽然是阶梯教室的大课,也几乎没人敢旷。


可总有新来的不懂规矩。比如这次,就没有点到那个转专业来的学生的名字。


蓝忘机淡淡地问:“他是哪个宿舍的?”


学生们一片安静。


蓝忘机又问:“有人能通知到他么?”


依旧无人回答。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在那个学生的名字后打了个红叉。


底下已经有人开始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同学捏了把汗,悄悄地在心里祝愿他的平时分还有希望拿满。


蓝忘机收了名册,在荧幕上放映幻灯片。


周一下午的课四节连上,这也是他那怕麻烦的老教授总爱让他代课的原因。蓝忘机在讲台上站了整整一下午,倒也半点看不出来疲惫,下了课,又等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学生们挨个上来问问题,面无表情却一丝不苟地回答完,才不紧不慢地拿了包往回走。


他站在岔路口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决定先去实验室把上午未完成的观察报告写完,于是步子一转,走进了实验区教学楼。


天色已经有些暗,墙上的节能灯打开了几座。空无一人的走廊在眼睛的透视下冗长得像条迷宫。


蓝忘机一边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一边转过最后一个拐角。却没想到,他的实验室前竟是破天荒地站了个人。


这人明显对他的实验室颇有想法,先是打量了一会儿门牌上的人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似乎想要推开锁住的门进去。尝试了一会儿,改走到窗户边,趴在窗户上试图透过窗帘向里张望。


蓝忘机看着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一时也摸不清他究竟要干什么,出声问道:“你有什么事?”


听见他的声音,那学生浑身打了个激灵,还来不及将身子从窗台上抬起来,就猛地回过头,死死地盯住了蓝忘机。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蓝忘机很确定他们二人之前没有过任何交集,可学生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又让他心里控制不住地生出疑惑。


正当他打算出声询问的时候,面前的学生忽然开口了:“蓝……忘机,老师?”


蓝忘机说:“是。什么事。”


在得到肯定答复的瞬间,对方的眼睛忽然更加亮了几分,脸上也绽开一个笑容:“你好,蓝老师。我是刚转专业过来的,莫玄羽。”


蓝忘机对这个名字有几分印象——可不就是今天旷了他的课的那人。于是问:“今天为何不来上课?”


莫玄羽眼珠转了转,解释道:“我身体不好,刚出院不久。今天是去复查了。”


蓝忘机点点头:“下次记得补一张假条。”


“好的。”


虽然对对方为何会出现仍感到很奇怪,但既然他不打算说,蓝忘机就也不会问。抬手用钥匙开了门,走进实验室里。


莫玄羽也想跟进来,被蓝忘机拦下了。


蓝忘机摇了摇头:“卫生。”


对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十分随便的卫衣,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你真是一点儿也没变。”


蓝忘机:“什么?”


莫玄羽抬起头看着蓝忘机,唇边的笑意又深了几分,甚至透露出一点再也藏不住的欣喜,问道:“蓝老师,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转专业吗?”


蓝忘机皱着眉头:“你到底在说什……”


他忽然上前一步拉住了蓝忘机的手:“因为喜欢你啊,蓝湛!”


“请不要开这种……”


蓝忘机下意识要甩开他的手,抬眼与对方的视线相撞,却忽然愣住了。


眼前的少年从头到脚都是他不曾见过的陌生模样,可就是那副完全不同的眉眼轮廓,却勾出了与他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弧度,从眼神,到动作,都不约而同地完美重叠。


蓝忘机猛地想起了梦里的少年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蓝湛!你等我!我这就去找你!”


蓝忘机怔怔地站在原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了。身后就是科学的实验室,可此时的他却比谁都要迷信。他的嘴唇开阖,被念了无数次的名字从心底滚上喉口,又被最后一点怀疑拦住了去路——生怕一旦开口询问,就会收到否定的回答。


看他久久没有动作,面前的人倒是更加走近了几步,几乎贴在了蓝忘机的身上,以一种无论是师生还是同学间都绝不会出现的距离。


陌生的手摸上了蓝忘机的脸,带着熟悉的温度。仿佛呼吸与脉搏都在皮肤相触的地方跳动,融入了每一滴血液中去,生生不息地涌向四肢百骸。


他开了口,笑容和十年前一般无二。


他说:“蓝湛,你说的对。就算没有白裙子的飘飘姑娘,我们还是会再次相遇的。”


蓝忘机手里的文件包掉在了地上,纸张乱七八糟地散落一地。


却已无人去管。


蓝忘机紧紧拥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学生,急切地捧起他的脸,胡乱地寻到柔软的嘴唇,密不可分地吻在了一起。


他的世界在崩塌,如同在显微镜下看了成千上万次的生物细胞与病毒,毁灭一般分崩离析,又以极快的速度重新整合。


对方的身形比他矮,蓝忘机几乎把他整个锁进了怀里,近乎囚禁一般紧紧地扣着他的后脑,让他再也没办法从自己身边逃离。


漫长的吻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蓝忘机的手还是没有放开,两个人就以一个依偎的姿势抱在了一起。


忽然,怀里的人动了动,抬起头去够蓝忘机的头顶,扁了扁嘴:“蓝湛,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蓝忘机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发顶,轻声说:“是你变矮了。”


可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无论以什么容貌,什么身形,那个人……都已经回来了。


上天,果然是眷顾他的。


眷顾蓝忘机的。


 


未完成的实验当然没有继续下去。蓝忘机拉着“莫玄羽”的手,带他回自己的宿舍。


他们走在宽敞的校园大道上,路边是长势旺盛的香樟树,暖黄色的复古路灯像黑夜里的小太阳。


蓝忘机忽然觉得,他们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这条路还是高中时的那条,身边也依旧是那个记忆里的少年,一切都不曾改变。


他这样想着,身边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两步窜到他面前来,挑眉质问道:“蓝湛,刚才你是不是没认出我来?”


其实这又怎么能怪他呢?完全不一样的两张容貌,又是蓝忘机这种性格。但仍低头道:“嗯,抱歉。”


面前的人嘿嘿笑了两声,大方地表示“原谅”他了,又吵着一定要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绍,省得蓝忘机再认不出他。


蓝忘机放开了他的手,看着他走到前方的路灯下。灯光一前一后给他拉出深浅两个影子,年轻的面容在恍惚之间与记忆里的少年再无什么区别。


蓝忘机很久违地感到鼻子发酸,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地从他眼底涌上来。


晃动的光点中,他仿佛看到了五彩纷飞的纸片,纷纷扬扬地散落在少年的周身。他看到运动场上矫健的身姿,看到了苗寨的星空下那个转身回望的侧影。


泪水从脸颊上滑落。


蓝忘机站在那座欧式花园中,白色的蔷薇绽放成一片花与雪的海洋。少年披着满身阳光,一步步向他走来,毫无阻碍地走进他的世界里去。


他歪了歪头,笑着说:“你好,蓝湛。重新介绍一下,我叫魏婴,魏无羡。”






【完】




===============================


两个星期不到,完结了这篇5W3的文=-=


虽然十分狗血...哈哈_(:з」∠)_


 

天啊太需要了啊!!!一把抱住、亲!

阿元呀:

|#夏日必备# 驱蚊篇
|这是阿元夏日必备的第二系列,这次分享的是驱蚊的。💊
|不知道是体质还是血型的原因,阿元真的超级超级招蚊子。😭
|朋友们跟我一起都不怕被蚊子咬,蚊子就咬我。哭死 于是就研究了很多驱蚊的 想要分享给大家 让大家夏天可以少遭受蚊子的袭击🔫🎉 @好物分享笔记

好棒!甜死了!!!这就是原剧就是原剧就是原剧!

阿清清:

《超人与蝙蝠侠的罗曼史》被官方甜哭,我要发糖!

两个小番外已更完~

韦赛里斯(ノ"◑ ◑)ノ"
虽然他很中二很中二……
但我真的喜欢他的脸_(:3」∠❀)_

本来想画扯领带……然而动作无能……只会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