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江子

214782:

扣冰浅塘水,拥雪深竹阑。
复此满尊醁,但嗟谁与欢。

——元稹

_到了好多新纸,开心坏了。果然漂亮纸笔是我进步的动力……

操,太好看了

苏虾仔:

关于你的心事(212-365)

话说,我今天从第一集认真补火影

以前没怎么看过

结果第一集就泪目了〒▽〒

正在看😭

红蜘蛛主义艺术家:

呜呜呜呜呜呜虽然入坑很晚但看到这样的好作品完结实在是太荣幸了😭😭😭太幸福了 希望能有更多更多更多人深深深深深深地体会到这个作品有多好!!!疯狂打电话😭😭😭

amazing:

世间所有相遇,皆如久别重逢。


如果要让我在知乎上回答“突然平了十年前的大坑是什么体验”,我那贫瘠的词汇大概只能拼凑出这样一句心灵鸡汤般的话,然而这碗心灵鸡汤在凛凛冬日里,却是温暖异常。

十二月初,我在一个二十多万字的大坑里艰难地铲着土,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我决定还是去更古早的一个万年大坑里撒上两把土。自从@冰封儿ice 诚恳的催坑以来,我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补完《残忆》的结尾,每次都是写上寥寥几百字就搁笔,要接上十年前的那种随心所欲的文风太难了,活像在追着一个抽风的少年到处跑,心累。然而,这次一铲子下去却很是顺利,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完成了结尾。

完结之后,奇妙的经历才真正开始。我本以为还记得这个坑的人也就从前的几个同好,而且大多已爬墙许久,却没有想到,在LOF上发了还不到两个小时,就有几位从未谋面的读者出现,说这个坑居然还有平掉的一天。我很是感动,也有些惶恐,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是否还有一些读者默默地守在坑底,不知道它已经完结了?于是我在微博上搜索了一下关键词,还真的找到了几个在微博里提到过这篇文章的读者,而且多数是在抱怨这文太虐了或者为什么坑掉了(。)于是我鼓足勇气,用光了大概是我2017全年的外向值,给这些读者一一发了信息,告诉他们这文虽然坑了十年,写得也不好,但还是平坑了,非常感谢他们的惦记。

微博消息的红点亮起来的时候,我心里在拼命打着小鼓,忐忑不安,可是既然都已经面对了自己十年前的黑历史,又怎么不能面对被这些黑历史坑了的读者呢?于是我还是点开了消息。妈呀有生之年。回复的读者几乎都在这样感慨,虽然我与他们素未谋面,他们却如同老朋友那般,给了我热情的拥抱。他们有的在这个坑里蹲了四五年,甚至更久;有的在过去几年的微博中,每隔一两年就会提到这篇文章。仿佛独自远行了许久,我在这个时刻,与这些朋友重逢了。这种从未相识,却仿佛已经认识了许久的感觉,是如此奇妙,让我眼眶发热。

当然,这一个月来,我也经历了真正意义上的重逢。十年前那些与我讨论过剧情和人物塑造,为这个大坑画过美好插图的朋友们也陆续回来了,如同时间的齿轮咔嚓回转,那些热烈的讨论仿佛从未结束过。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有的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但谈起所爱之事,还是一颗灼灼的赤子之心。在漫长的时间里,我们曾经交汇过,然后各自错开,这本来就已经足够美好,但是没想到这交汇时彼此映亮的光芒,还有能够重新绽放一次的时候。

这久别重逢,也让我从未如此深刻地意识到,一旦文字离开了我,它就不再真正地属于我,它会成为被他人所解读和记忆的文本,成为他们的记忆,无论这种记忆是美好的,或是糟糕的。我不能剥夺他们所享有的美好,也无法否认他们眼中的糟糕。我深深地感谢他们对我的创作的喜爱,以及对我这个不怎么负责任,也不怎么有水平的作者的宽容,我也为不能给他们做得更多而感到遗憾。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对全文进行校对和修改,希望能减少更新间隔时间过长带来的设定前后不符的混乱,也适当增加了一些过渡和细节,让整篇文章在逻辑上变得更加通畅,情感上更加深入。

于是,这里是《残忆》全文的精校版本,有pdf和txt两个版本。此外还提供了可以拿去书店打印的版本,封面封底提供了高清大图,pdf版本留出了装订线的空间。如果有谁想要自制纸质书,可以下载印刷版。若是以后还有机会出本的话,我会增加一到两个番外篇来补偿大家,封面也会重置。


pdf版本链接

txt版本链接

印刷版链接


精校版本跟原先版本的主要不同如下:


1. 修改了一些设定上前后不符的地方。比如Skyfire在第二章里说自己大学时代的文学选修课只拿到了C-,在番外五里变成了B-,于是统一修改成了B-。(没有直接变成F真是太好了天火君!)

2. 删除冗余字句,在重要情节连接的地方增加细节,让情节转折变得更加自然,不至于神转折得太厉害。比方说在第二章的学术会议之后,老教授跟天火的对话,增加了“去年面试了一个seeker”的细节,以及“科学院为何隐瞒星冠真正死因”的讨论。

3. 修改了一些现在看起来已经过时了的科技设定。支付不再使用“放在存储箱里的”赛币,而是用全息的支付系统进行扫描,去档案馆申请查看资料也不再需要从前台领取表格填写,而是直接扫描登陆。这十来年科技还是有在进步的呢!

4. 这是改动最多,也是大家大概最有兴趣的点,那就是增加了一些情感方面的互动和描写。示例如下:

要越过道德的边界,有的时候只需要一个吻,以及充满暗示性的抚摸。

他蔑视导师与学生的身份,以及这身份带来的道德约束,一如他蔑视科学院的规则。他的世界里充斥着如此多的理所当然,初次从背后吻上我的机翼之时,面对我的惊异,他也只是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以至于我那点仅存的道德感,也早就被他冲刷得尸骨无存。


他即刻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操纵台上的灯光师把几束钛白色的灯光投到他的身上,那鲜红色的装甲简直足以灼伤光学镜头。

鼓点如骤雨般落下,他抬起手,清脆地敲击着手部装甲,笑着。舞池里的嗥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有他在的地方都如同一场狂欢。应该说,他本身就是一场狂欢。


他曾在角斗场将熄灭的火种呈献给他,轻吻那双纤细的,浅蓝色的手。而现在他将他呈于权力的祭坛,这在政治斗争中陨落的鲜红色祭品。无声的嘶鸣如同圣乐,横陈的肢体宛如牺牲。


至于这些新增的片段出现在哪里,就在精校版里慢慢寻找吧,这也是一种乐趣不是吗!

非常感谢 @菲驴驴 帮忙制作的封面,设计概念是我提出的,黑色背景上炸裂的红色碎片,非常简陋的想法,但是有了阿驴的妙手回春,这个想法也变得不那么简陋了!

我好爱。
亘古星河与茫茫草海,千百年的时光被揉碎撒在这赭赭水纹,间有零碎的温柔。
你站在这天幕之下,风吹过你肩膀。
“你是永远抬头企盼星空的摩西石像。”

随便想的,还是表达不出来唉

卖艺老头的行头:

晚安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一条小小🐟🌝🌝🌝

威红好吃!威红万岁!

大概情景就是

V:红蜘蛛,不要挑衅伟大的威震天


(hhh最近在补g1 里面的台词实在太鬼畜了哈哈哈哈我可以笑一整年🤣🤣🤣

Bbb里的柱子!
前两天画的了,发一下!
唉真的,op太帅了😭😭😭